浅析历史虚无主义

- 编辑:admin -

浅析历史虚无主义

  前些日偶遇一位长者,他深有感触地告诉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学过历史。我问他何出此言,他说,这些年关于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评价非常混乱,各种相互对立的观点搅得人们头昏脑涨、心绪不宁。我告诉他,您今天所遇到的困惑用学术一点的词语来表述,就是“历史虚无主义”惹的祸!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及两种表现形式

  今年年初,一些微信帖子就出现了一些对已故总理周恩来十分不负责任的的言论,有的言论甚至把人民共和国在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挫折归咎于他。笔者以为,习近平同志的下面这段话可以作为我们对这样一位历史人物作出公正评价的重要参考。他说,“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有很高的水平……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不受时代条件限制。”的确,周恩来长期以来都被人们称为人民共和国的“大管家”,但作为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人格化代表,他与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和文化传统是不能分割的。我们不可能要求人们去做超越他们所处时代的事情,更不能因此而抹杀他和他所代表的党内健康力量在艰难的政治生态中为国为民建立的历史功绩。42年前,人民群众十里长街自发地哭送周总理的场面以及清明节对他的浩大祭奠,宣告了极“左”路线在实践中的彻底失败,也昭示了中国人民的新的觉醒。可以说,周恩来和他所代表的党和民族的健康力量,用他们对中国四个现代化含辛茹苦杜鹃啼血般的追求,为中国不久之后开始的改革开放铺垫了第一块血汗基石!

  ——浅析历史虚无主义

  谁需要历史虚无主义?

  由此也促使我们去思考,怎样才能在最大程度上抵制和消除历史虚无主义对我们民族健康向上精神的侵扰和危害。

  笔者以为,首先就是要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换句话说,那就是要弄清谁最需要历史虚无主义,谁最惧怕真实的历史与历史的真实。只有惧怕者才会掩盖丑化否定歪曲历史。很显然,生产力是不惧怕历史真相的,因为从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中汲取营养只会有助于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公众也是不惧怕历史真相的,原因是作为生产力主体的公众的基本诉求,与社会的进步和制度的完善总是大体趋同的。那么,谁需要历史虚无主义呢?只有落后者愚昧者、试图靠掩盖歪曲历史才能讨生活的人才需要历史虚无主义。说到底,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打着历史揭秘、历史再评价幌子的精致骗术。就其思想方法而言,历史虚无主义所秉承的是一种极为片面、偏执、机械的唯心主义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不承认历史进程是无数合力共同作用的结果,而是用非此即彼、非白即黑的简单逻辑来排斥历史的多样性;用一种狭窄的视野来解读历史的复杂性;用妄自尊大的无知轻慢人类文明的丰富性。从承继关系上讲,历史虚无主义是我们传统文化中那些糟粕成分的现代版,是给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劣根性思维披上了一件历史探索的外衣。

  中国正在经历着伟大的历史性变迁和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在这一巨变中我们可以听到新旧交替时的断裂声,这是命运的悲欢交响,也是坚冰融化、春潮到来的律动。我们可以看到旧事物在退出历史舞台时的不舍与不甘,也可以领略某些旧势力的抵触与顽抗。当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起,对某些历史真相某个历史时期的掩盖,在某些场合利用新媒体对某些历史人物的攻击,借助某些社会舆论对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肆意歪曲,恰恰说明了它的政治取向,也显现出某些开“倒车”的舆论正打着历史虚无主义在招魂、在蛊惑人心。这一点应该特别引起警觉。

  要制止历史虚无主义沉渣的泛起,廓清历史虚无主义的迷雾,消除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笔者以为收效显著的办法,首先,就是把真实的历史告诉公众。其次,就是利用一切国家明文规定的纪念日和标准的典仪形式提高公众对历史的尊崇感。第三,则是以“新中国成立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基础,不折不扣地甄别甄选大中学生使用的历史教科书,绝不允许因为编写者的偏好而出现的任何抑善扬恶的各种错误。

  “历史虚无主义”,顾其名思其义,无非就是把历史的真实与真相幻化为虚无。习近平同志讲得更为干脆,他说,历史虚无主义就是“歪曲历史,数典忘祖”。笔者认为,就其表现形式而言,历史虚无主义大体有两种,或者说常常呈现为两种极端的看法和史评。一种表现,就是千方百计地掩盖历史的真实面目,对真实的历史进程视而不见或者完全否认,生生造出一段历史的空白,乃至形成一种极为罕见的集体历史失忆。另一种表现,就是在无法掩盖历史史实的情况下,竭力歪曲、任意阉割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用所谓的“新观点”“新角度”来改变长期以来人们对某些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的公论,尽管这些公论早已得到确凿史料的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