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拍艺术照遭摄影师性侵 揭秘人体艺术圈潜规则(组图)

  另一名中介小谢则表示,目前国内人体摄影对拍摄者的约束,还停留在“君子协议”上,如果拍摄者将图片私自上传,摄影机构和模特就难以主张权利。有的拍摄者与模特之间,连真实身份都不知道。

  19岁的盈盈,涉足摄影裸模才1年多,但在成都人体摄影圈内小有名气。盈盈表示,人体摄影迅猛发展,除了工作轻松、赚钱快外,越来越低的门槛,让更多人可以参与。

  拍摄现场

  囿于传统习俗,人体模特中的裸模,尤其是摄影裸模,一直以遮掩的方式运行,并饱受争议。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近这一群体,了解她们的生存现状。

  盈盈舆论压力大 正慢慢退出裸模圈

  停留在“君子协议”上

  目前,人体摄影在国内是新兴行业,缺乏规范的行业组织和规则,因此,对于模特个人而言,权益很容易受到侵害,再加上世俗观念的影响,维权也比较困难。建议从事人体摄影的模特,在拍摄前签订书面合同来保护自己的隐私。

  不能触摸裸模身体 不能“特写”私密处

  裸模故事

  在做摄影裸模前,盈盈在做平面模特。去年,在忐忑不安拍了一次裸模后,盈盈踏入了这个行业。盈盈说,在人体摄影过程中,难免遇到语言和行为上的骚扰。

  人体摄影中介小陈接触的摄影裸模,90%都不是成都本地人,大多来自沿海地区。小陈称,裸模在成都的出场费,一般就1000多元一次,而且还要和经纪人分成。而中介只赚场地费。大多数摄影裸模都不愿让亲人朋友知道,多用化名和网名。

  律师建议

  拍摄过程中,Sasa在墙边、地上,用纱巾、门窗、吧台凳等作道具,摆各种造型。她还会按照摄影师的要求,变换各种动作以及各种表情。她自称在北京上海受过“高人”指点。

  盈盈透露,人体摄影分私拍和群拍两种,私拍就是“一个模特对一个摄影师”,而群拍就是一个模特在那儿摆pose,一群摄影师拍。在盈盈看来,群拍不正规,有的摄影师除了技术不行外,动机也不太纯粹。在成都人体摄影圈,真正为了艺术而来的摄影师只占少数,很多摄影师根本不用模特摆造型,就一阵狂拍。“如果专业的话,肯定会要求模特怎样展现曲线美。”

  人体摄影“艺术与色情”的区别

  “参加一次拍摄,就埋了一颗地雷,不知道哪天会爆炸”。为此小丫常做噩梦。

  拍摄完毕后 裸模嘱托不要上网

  人体绘画模特和人体摄影模特最大的区别是,绘画模特经过创作者再创作,不容易认出来。但摄影裸模不同,熟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参加一次拍摄,就埋了一颗地雷,不知道哪天会爆炸”。为此小丫常做噩梦,祈求摄影者动机很纯正,不会将图片传到网上去。

  从人体摄影诞生之初,是艺术还是色情的争议就一直不断,目前,业界基本上从三个方面来对两者作一区分:第一是创作动机不同。艺术家拍人体,表现的是美的造型、力量和生命,而那些色情的、不健康的照片,追求的则是性、感官刺激、原始本能;第二是创作手段不同,人体摄影原则上是摆拍,色情则是在被摄者不知情下的抓拍、偷拍;第三是发布方式和渠道不同,作为艺术作品的人体摄影,摄影者和被摄者都愿意通过正规途径公布于世,得到社会的承认与交流。而不健康的色情照片则不敢见人,只敢在私下交流,或者匿名发布。来源四川新闻网)

  对拍摄者的约束

  小陈坦言,摄影师骚扰现象确实存在,甚至有经纪人要求裸模陪睡,也有一些机构打着人体摄影的幌子,从事非法交易活动。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甚至违法犯罪的行为必须得到遏制,用法律手段拯救这个行业。

  做这一行,盈盈不想让父母知道,好在男朋友能接受。每次拍摄时,盈盈都会跟摄影师们签保密协定。盈盈现在正慢慢退出这个圈子,不为别的,因为“舆论压力大”。

  从人体绘画模特到做人体摄影模特,主要是收入成倍增加。做绘画模特,价格几十块钱一个小时,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每个月收入千元左右。而做人体摄影模特,可以动弹,每小时有200~300元,每月收入几千元。

  成都裸模拍摄规则

  小丫收入增加了几倍 但常做噩梦

  做摄影裸模就是吃青春饭,18岁到25岁还可以,身体走样了就不能拍了。小丫说,在成都当模特的上万人,但人体模特不过几百人,而且很多是外地来的,这一行并不是想像中那样赚钱。

  两个小时过去了,拍摄者向小刘交纳了280元拍摄费。小刘抱怨,以前一些拍摄者到中途悄悄溜了,钱也没有交,导致他亏本。

  该网站规定,拍摄必须遵守一些规则:拍摄者必须年满18周岁,有一部单反相机,不能用卡片机或单独使用摄录器材;整个拍摄过程中,不得触摸模特身体,不能“特写”私密处,不得向模特索取任何联系方式;在模特休息期间、更衣期间不能进行拍摄;作品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只限个人收藏和摄影交流;露脸的照片,不能发布于任何聊天工具或网站上,如果发现了,将被该网站列入“黑名单”,以后不能参与拍摄。

  晚7时许,女模特Sasa(化名)走进屋,Sasa约22岁,身高160厘米,高跟鞋至少10厘米高。拍摄开始前,小刘向摄影者们交待了光圈和快门的参数。

  拍摄者拍摄的照片,小刘和Sasa并没有检查,连拍摄者姓甚名谁,小刘和Sasa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签订保密协议了。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这过程中,拍摄者拍摄的照片,小刘和Sasa并没有检查,连拍摄者姓甚名谁,小刘和Sasa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签订保密协议了。而如果违反规定,网站也仅仅是“列入黑名单,不能参加以后的拍摄”。

  做这一行,盈盈不想让父母知道,好在男朋友能够接受。每次拍摄时,盈盈都会跟摄影师们签保密协定。盈盈现在正慢慢退出这个圈子,因为“舆论压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