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儿赋予了灵与肉

- 编辑:admin -

人体模特儿赋予了灵与肉

电视台曾采访我,画人物必须用模特儿吗?我说是的,要用,对我来说还是必须的。

雕塑大师罗丹面对着雕像动情地说:“你看这肌肉,这微妙的起伏,这是生命,鲜活的生命。”早在大学时去省图书馆,见到了画册中的安格尔的《泉》,我被这富于弹性的肌体,优美的轮廓,这令人难以致信的美,感动的要流泪了。

这是为什么呢?是什么所导致的?为什么我们的人物画,就象推磨一样,千百年来,一直在原地打转?

回头看看我们的绘画史,魏晋时期尽管有春蚕吐丝的优美线条;唐代尽管有雍荣华贵的丰腴体态,吴道子仙风道骨的线描;五代时尽管有清秀的身姿;宋代的文气;明代的唐寅也会用了补色关系;清代任伯年尽管意识到了线条的装饰效果……

几十年来,我一直坚持人体写生,对人体各个部位从内到外的研究,肌肉与骨骼的关系,人体、形体与动态的韵律之美、节奏之美,肌肤之美,色彩之美,喜怒哀乐的表情之美,乃至灵魂之美……对传统绘画理论进行了梳理,传承了传统绘画的神韵美、意境美和诗意美,颠覆了陈腐的、梏桎发展的理论,走出误区,跳出陷阱,打破枷锁,不走老路,不走邪路,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被专家认可的、百姓鼓掌的、藏家认同的新路。

断臂的美神维纳斯,为什么能成为卢浮宫的镇馆之宝?为什么每天从世界各地来那么多人参观?又为什么能成为人类美的化身、美的象征?据考证,古希腊人体艺术不但是真人做模特儿,而且是用多人的美感汇聚一身,所得出人体美的的黄金分割律,更灌注了艺术家理想美的审美标准。

对人类女性之美之圣之尊作了崇高的升华,是中国艺术史的突破,足以确立薛林兴先生当代艺术大师之地位!于是,让我们一边欣赏着美文,一边品味画家笔下呼之欲出的东方美神和感悟他的精神世界。下面是薛林兴先生的自述。

开创了中国人物画发展的方向。

但是都缺失了一样东西,对人物为对象的最根本的、最原点的,什么东西呢?是人的血肉之躯,是人的灵魂附体,是人的七情六欲,是人的鲜活生命。

中国历代仕女画,至薛林兴始,物换星移,别开生面。

不论是裸体女神,山里妹子,都市女性,还是时尚女孩,都具有着富于鲜活生命感的血肉之躯,富于诱惑力的体态身姿,富于感染力的人类真情。

可是近现代,虽然徐悲鸿引进了西方对人体结构、形体比例的绘画理念与技法,但由于惯性的思维,对水墨为上、太似为媚俗等陈腐的传统理念的抱残守缺,对不食人间烟火的、所谓高雅的文人画的迷惑,使人物画还是没有大的起色。

薛林兴拉开了人体绘画中西世纪大对决的序幕。

就是因为没有对人体进行写生,因为受封建礼教和道德观念的束缚,根本没有条件对人体进行艺术的研究。

薛林兴怀着对女性美无与伦比的热爱,对绘画艺术虔诚的殉道精神,几十个酷暑寒冬的探索发现历程,成就了他独步画坛的东方美神世界。一位资深评论家赞叹:“太美了!不是油画,胜似油画;不是写意,精于写意;不是工笔,巧比工笔!融汇中西,跨越古今。

将中国的意境美,古希腊的人体美,古印度的性感美,融汇于一体,创建了具有时代感的知性美。

薛林兴的仕女画,是他个人的品牌,也是中国人物画的品牌。

2017年4月,由中国画艺术研究院主办的“薛林兴新仕女画研讨会”在京隆重举办。几十位美术界权威对薛林兴的艺术成就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评价,普遍认为:

从薛林兴的自述中,我们了解到他对人物画的深刻见解。从薛林兴的绘画中我们看到,不论是雍容华贵的贵妃,还是冷艳绝俗的山鬼,超凡脱俗的洛神,还是奔向月亮的嫦娥,都有着优美的体态,含幽蕴秀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