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烨:画惊悚人体绘画的在日中国女孩

- 编辑:admin -

赵烨:画惊悚人体绘画的在日中国女孩

人民网: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人民网: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赵烨:有点傻吗?反正也不是很聪明。嗯,怎么说呢,我也太清楚(笑)。

赵烨:多多观察。比如当我在一个什么地方的时候,我会注意观察那里的垃圾桶的入口的形状,窗口的零部件,在路上的时候会边走边看路边的广告牌,有意思的东西,就把它记载笔记本上。课堂上、闲暇的时候,随时准备把一些想法记下来,所以一般都是随身带着笔记本。

赵烨: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深的含义,单纯地只是想让人觉得震惊、有趣。让人一看到这些照片,觉得很不可思议,会说“啊,真厉害”之类的。但是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这种水平,还要努力。

人民网:你一般在谁身上画?

人民网:没有时间吗?

赵烨:有说看了不舒服的,也有说很厉害的,喜欢和不喜欢的都有,但是觉得看了不舒服的好像比较多(笑)。也有很多人觉得很恐怖。

赵烨:有人在看到我的画之后会说“我也要画”、“觉得很受鼓舞”之类的话。对我自己来说在这么年轻的时候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通过这些画,让身边的同龄人看到我的努力,然后激励大家,这大概是最让我开心的。

人民网:请继续加油!

赵烨:没有,一点变化都没有。可能有时会有人说,“你是赵烨吧”,我说“啊,是的”,然后别人可能会说“加油啊”,我说“嗯,我会加油的”。就这样而已,没有任何变化,学校里的人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改变。

赵烨:发展很快,每次回去都会有让人惊喜的变化。

人民网:在日本,对于爱好艺术的年轻人来说,艺术的氛围怎么样?

赵烨:很充实。现在的作品已经被媒体报道了,算是告一段落,今后还会有更多新的东西。

人民网:你想通过自己的作品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人民网:最喜欢的评价是什么?

人民网:有什么很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吗?

赵烨:首先,有了好的创意之后现在草稿本上稍微描一下,觉得这个创意好,就在人身上把它画下来。最后的成品如果好就用相机拍下来,如果不好,就擦掉。

人民网: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人被称为“80后”和“90后”,因为成长在相对宽松富裕的环境中,个性突出,比较叛逆,但有时也被批评缺乏上进心和责任感。在日本有类似这样的情况吗?

赵烨:我曾经在我爸爸的肚子上画过纽扣。我爸爸很胖,额,也不是很胖(笑),我第一次在稍微有点胖的人身上画,画画的时候,我爸爸肚子上的肉颤乎乎的,把颜料都崩掉了,非常好笑。

赵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去吃一些好吃的东西,学校周围的自然环境不错,去周围散散步,拍些照片,一般也只是稍微逛一下就回家画画。

赵烨:没有特别喜欢的画家。喜欢的画很多,但通常只会觉得喜欢这幅画而已,对于创作者而言,没有特别喜欢的。

赵烨:谢谢!

人民网:大家对你的作品一般有什么样的反应?

人民网:通过创作这些作品,有什么样的收获吗?

人民网:因为什么样的机缘开始创作人体绘画?

人民网:作为活跃在日本的中国人,有什么样的感受?

赵烨:可能因为我讲日语,通常不会被当做外国人,可能正因为我讲日语,住在日本,同时拥有中国国籍,所以才会被人关注。我也会以此作为契机,同时关注中国和日本。

赵烨:也许吧,但是自己也给家里人添了很多麻烦,如果能让他们高兴,我也会很开心。

赵烨:不是,很多人画过人体绘画。可能只是因为我在人身上画了拉链,所以引起关注,运气而已,运气而已(笑)。

赵烨:此前只是为了应付学校的考试而画画,后来觉得那样的画没意思,就想能不能画点别的什么,在没有画纸的时候就很随便地在手上画,比如眼睛之类的,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一直这样画。最初真的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把画好的画用像素很低的手机拍下来。

赵烨:喜欢吃的东西,不喜欢垃圾之类脏的东西,好像大家都不喜欢垃圾哈。我喜欢所有跟吃有关的东西,包括餐厅门前摆放的食物样品,喜欢介绍美食的电视节目,喜欢介绍美食的书,还喜欢餐具。

人民网:创作这些人体绘画的过程中,什么时候觉得最有成就感?

人民网:小时候就很喜欢画画吗?有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

赵烨:就是在人身体上用颜料画一些东西,产生不可思议的视觉效果,这很有意思(笑)。

人民网:这是你独创的形式吗?

赵烨说国内发展很快,每次回国时都有令人惊喜的变化,而自己和家人生活在日本,对中国和日本都保有浓厚的兴趣。今后,她会继续努力,创作更多更有意思的作品。

赵烨:网店不是我经营的,不过也是正规的品牌,会把我的创意商品化。通常是我的设计出来后,如果得到艺术总监的同意,才能进行商品化。

人民网:对于创作来说,灵感从哪里来?

刚见到赵烨时,完全不能把她和她的作品联系到一起,这样一个清秀的女孩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创意?交谈中给人感觉阳光开朗且充满灵气,而在现场给我们演示创作过程时则又表现出专业和干练的一面。赵烨持中国国籍,几乎每年都会回国一趟,但因为一直在日本生活和学习,所以不太会讲中文,为了通过视频用中文跟读者问好,她在现场练习了好几遍。

人民网:一个人住吗?课余时间打工吗?

赵烨:相比外国人来说,日本人可能容易给人内向的感觉。

赵烨:坦率的说,并不想一直画人体绘画,因为现在还有兴趣,所以一直在画。但同时我也觉得定格动画动画也很有意思,所以也想尝试一下,包括quality,各种形式的创作都想尝试一下。

人民网:能介绍一下你的家人吗?他们对你的作品怎么看?

赵烨: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画画,从幼儿园开始就很喜欢,但是一直都只是作为个人兴趣,决定考美术院校也只是高中三年级时的事。曾经去过绘画教室之类的地方,但是几乎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

赵烨:在日本,有“减负一代”的说法,指像我这样90年代或者更晚出生的人,受“减负教育”的影响,被认为不懂礼仪,没有礼貌,而且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确实,年轻人有时候可能会有看起来很幼稚的想法,但是换个角度考虑,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幼稚的想法,我们才会去做各种各样的尝试,至于成功与否,那就另当别论。

赵烨自小喜欢画画,但是上大学以前几乎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甚至考美术院校也是在高三才决定的。对于自己创作的人体绘画,赵烨称最初只是为了搞怪和好玩,在手上画一些眼睛之类的东西,如果画出有意思的画,就用像素很低的手机把它拍下来上传到网络上。凭借独特的创意和手绘制造出的逼真视觉效果,赵烨的作品在网络上引起各国网友的关注,继而有英国及日本媒体对其进行采访,并在日本电视节目中进行现场创作。现在,由赵烨设计的创意商品已经在网络上开始销售了,采访当天,她特意穿着自己设计的丝袜。

人民网:现在的学习怎么样?

人民网:现在出名了,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人民网:在谈恋爱吗?

赵烨:就像刚才提到的Photoshop,现在大家都会用电脑对图片进行简单的处理,在电脑技术如此发达的年代,手绘还有意义吗?经常会有这样的疑问,但也恰恰是因为手绘,让大家感受到了艺术效果的冲击,我想我通过人体绘画,再次确认了手绘的价值。这大概是我最大的收获。

人民网:觉得周围的年轻人的状态怎么样,很努力还是比较贪玩?

人民网:会从事与人体绘画相关的工作吗?

赵烨:Twitter之类的吧,进入武藏野美术大学之后,上课经常用电脑,大家的电脑水平都变得好厉害。女孩子中间可能比较流行丝袜吧。

赵烨:今后想创作比现在更加有意思的作品,然后展示给大家看。不过说起来很简单,不努力的话肯定不行。

赵烨:一般都是在朋友身上画,有时候在家人身上画。也有不怎么熟悉的人,如果感觉体型比较适合画画,就临时跟别人说。

人民网: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中,都流行什么?

人民网东京12月10日电(记者 赵松 滕雪)在手背上画眼睛,在背上画拉链——近期网上流传的一组日本女孩创作的奇特人体绘画,其逼真的视觉效果令人过目难忘。想必很多网友知道作者是一个名叫Chooo-san的日本女大学生,殊不知Chooo-san其实是一个生活在日本的中国女孩,名叫赵烨,今年19岁,是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的大一新生。媒体在介绍赵烨的作品时,往往冠以“惊悚”、“恐怖”、“重口味”等字眼,而创作这些作品的又是怎样一个女孩呢?日前,人民网记者专门赶往赵烨的学校,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

原标题:赵烨:画"惊悚"人体绘画的在日中国女孩

人民网:对中国印象如何?

赵烨:倒也没有那么忙,只是不想谈而已。再说也没有人向我告白,不过没关系(笑)。

人民网:现在状态怎么样,学习和生活充实吗?

赵烨:没有。

赵烨:感觉最好的时候,就是在绘画完成的时候,看上去不是画,而是真的,那时候会觉得有种快感。拍出来的照片不会经过任何电脑处理,因为用Photoshop做效果大家都会,这样的话就没意义了。

赵烨:大概各占一半吧,各种类型的人都有。拿武藏野美术大学同年级的同学来说,有非常努力的,也有看上去什么都不会的。

人民网:课余时间都做什么?

人民网: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被媒体所关注?

赵烨说自己喜欢美食和跟食物有关的所有东西,连餐厅门口摆放的食物样品都会让自己着迷。课余时间没有什么特别的消遣,有时会去学校附近散散步,拍些照片,然后回家画画,而自己的灵感,也正来自对于日常生活细节的观察。赵烨和父母、姐姐一起生活,虽然她笑称家人不喜欢她“奇怪”的作品,但在提到自己曾在父亲略显肥胖的肚子上画过两排崩开的扣子时,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得意和幸福的表情。

以下是采访全文:

赵烨:最初是在网络上,被新闻网站报道,接着被电视台发现,上了电视节目,随即有其它的电视台邀请我上节目。

人民网:你在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努力,家人一定会替你高兴的。

人民网:日本年轻人通常给人什么样的印象?

赵烨:对于经常与美术打交道的人来说,通常只与美术相关的人进行交流,而对于社会中与美术无关联的人来说,日本的艺术气氛可能并不浓厚。对于我来说,因为经常在网络和电视上出现,可能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强,但实际上有很多创作了很棒的作品的人,因为没有机会,完全不为人所知,这大概是需要改善的地方。

人民网:经常回中国吗?

人民网:能稍微介绍一下你创作人体绘画的过程吗?

赵烨:还比较喜欢学习,喜欢学英语,经常为了学习而看英文小说。

赵烨:大概一年一次。

赵烨:一个人住,洗碗什么的真的很麻烦。以前在餐厅打过工,不过现在因为忙,就没再去了。

人民网: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人民网:以后会经营网络商店吗?

人民网:创作的过程中有什么好玩的事吗?

对于自己作品所引发的关注,赵烨谦虚地称只是运气而已,生活也没有因此发生变化。很多人表示喜欢她的创意,也有不少人表示看过之后觉得“不舒服”。对此,赵烨都坦然以对,她说自己的作品并没有太多的深意,在电脑技术如此发达的年代,手绘作品依然能够带给大家视觉冲击和乐趣,这是自己最大的收获。同时,她也很欣喜地看到自己的作品激起了一些同龄人的创作欲望。

赵烨:喜欢能为我做饭的(笑)。有钱的也不错,画画的颜料、粘土之类的很贵的,真的,如果能替我买的话就太好了(笑)。不过如果这样的话就不是谈恋爱了(笑)。

人民网:你喜欢哪位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