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若琪:两次心脏手术后 什么都看淡了

而她的视野不仅存在于赛场之内,她希望用“体育+”来做更多的事业,比如,利用体育支教,让运动的魅力影响到边远山区。

在里约奥运会开始前6个月的时候,惠若琪接受了第二次心脏手术,当时她做好了不能下手术台的准备,手术因此还被她推迟了两天,于3月6日进行,因为3月4日是惠若琪25岁的生日。

惠若琪生下来就是57厘米的大个子,这样的条件,如果不练体育,简直是辜负了“天命”。

在惠若琪看来,运动中表现出的最真实状态就是美的状态,“我现在有时候看自己比赛的照片,脖子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面目狰狞,你能说好看吗,还有抱头痛哭的照片,也是哭得好丑啊,但是你不能说那是美或丑,那就是一种最真实的状态,能够震撼到大家心灵的事物都是很美的,是这个行业特殊的美。”

退役后的生活,惠若琪还是需要一个阶段去适应,“以前的环境相对封闭,生活很单调,退役后是觉得自由了,但是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去想、去规划,这时会发现,原来还是以前的生活单纯,做的是自己擅长的,现在则是全新的环境,从奥运冠军变成重新学习技能的一个普通人,无法再得心应手,会有一点点落差。”

惠若琪小时候还淘气好动,“家长在商场里不让我乱跑,怕我跑丢了,结果我就是绕着商场跑圈。还有一次去大姑家,她家新装修的房子,我从茶几爬到电视柜上,从电视柜上爬到冰箱,又从冰箱上了衣柜,结果把冰箱踹倒了,把大姑的新家砸了一个坑。”

曾经以为再也打不了球而哭泣

解说员洪刚曾经在比赛的解说中提到,惠若琪一年参加的比赛几十场,每场比赛强攻接近50次,加上调整攻,每场比赛起跳几百次,甚至比科比还要累。 2015年,惠若琪在女排世界杯出征前夕查出心脏问题,之后,在里约奥运会开始前6个月的时候,惠若琪接受了第二次心脏手术。

惠若琪就是因为伤病而不得已而退役,所以,她成立了“惠若琪女排基金”,希望帮助那些伤病运动员解决人生的困局。

惠若琪在今年3月21日,正式宣布了她的“另一半”,男友杨先生1米86,学医,是位“高材生”、“什么都懂的人”,而且为了惠若琪学做饭,研究关于心脏病的医书。

做了两次心脏手术,惠若琪说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但是仍然不能劳累,“太劳累就有些不舒服。”

从16岁进国家队以来,惠若琪的生活就奉献在这片球场上,如今,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惠若琪的感觉是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都有,不过,她都可以接受。

运动员在赛场上的“光辉岁月”是以身体上的伤痕累累为代价的,其中的苦楚只有自己清楚,在27岁的黄金年龄急流勇退,对惠若琪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

但她也欣然接受所有的祝福,愿意以这样的方式给惦念她的球迷们一个“交代”。

惠若琪的独立能力很强,或许这也是她担任女排队长的原因。她说小时候遇到烦恼时,跟谁也不倾诉,因为她认为不要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烦恼,“你情绪不好就不要影响别人,所以都是自我消化、心理疏导。我会画画、听歌,但更多是跟自己聊天,‘这件事情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会这样?我应该怎么办?比较理性地去想、去解决。”

爱出汗一化妆就花了

“惠若琪女排基金”是惠若琪退役前即决定要做的事情,发起初衷也是因为伤病对于运动员的杀伤力。她告诉记者:“里约奥运会回来之后,我就有了这个打算, 2015年因为伤病,我险些不能再打球,2016年很幸运重新回到赛场,并在奥运会上夺冠圆梦。我能够感同身受,会了解到运动员在遭受巨大损伤不能打球的那个瞬间的迷失感,我希望用这个基金帮助受伤病困扰的运动员渡过难关。做着做着,我觉得体育可以做很多事情,帮助少一部分人,影响更多人,希望用体育影响社会。”

除了帮助伤病运动员外,惠若琪女排基金现在还开始了“支教”,惠若琪在五天内去了五个城市的五所师范学校,号召体育专业的学生能够参与到支教中,让体育影响到边远山区,乃至全中国的学生。她表示,未来基金会一步一步地走,计划设立更多的岗位,能够让球员参与进来,这样也能够解决一些球员的就业问题。

不过,这种又倔又皮的性格,却让身为运动员的惠若琪成为了“钢铁战士”:“可能让我比较有求胜欲望,有韧劲。”

在惠若琪看来,职业运动员都有战胜艰难的勇气和能力:“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就是不断遇到艰险和解决困难,我们会有短暂的沮丧,但很快就会想到怎么去走出困境,而不是沉浸在负面的情绪之中。”

不会演影视剧

惠若琪公布婚讯后,郎平指导的祝福是“早生贵子”,对于自己的“下一代”,惠若琪也笑说:“不会逼迫自己的孩子学什么,但是至少会让孩子练一种体育运动,运动对人生的帮助很大,虽然表面看来不像文化课那样在职业上有直观的帮助,但运动是人生必不可少的板块,不仅锻炼人的身体机能、提升智力发育,还会教你懂得什么叫坚持和团队协作,教会你尊重对手,以及在经历失败后,可以接受失败、面对不足。”

练就了忍痛能力

“今年2月,第15任中国女排队长惠若琪退役了,带着动过两次手术的心脏和肩膀内的7颗钢钉。

让惠若琪有些遗憾的是自己也错过了妹妹的成长,似乎突然之间妹妹就长大了,“妹妹一米七五左右,她不打排球,也不看我比赛,在她四五岁时,有一天我父母坐在电视前看我比赛,我妹妹过去看,结果她不给我们加油,给我们的对手加油,因为她说人家长得像芭比娃娃,好看。”

运动员痛恨伤病、惧怕伤病,它可以轻易地让一个人的运动生涯戛然而止,从领奖台上跌落到不知所措的凡间。

10岁时,惠若琪第一次接触到了排球,那时候父母想让她练习一项运动强身健体,由于父亲大学时曾经是排球队队长,而且觉得打排球没有身体上的对抗、相对温和,所以很自然,父母给惠若琪报了排球兴趣班,“我小时候不知道排球是什么,看了日本电视剧《排球女将》才知道,练着练着就爱上了。”

做公益没有后顾之忧

在运动员中,惠若琪以“颜值”著称,不过这倒是她本人最不在意的方面,惠若琪说自己不重视颜值,“我上幼儿园时剪短发,感觉自己像个爷们儿,再长大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好看。以前在路上碰到过类似于星探的人,让我做模特,我的回应是:‘骗子’。我不重视颜值,现在很多球员会通过化妆展示自己更美的一面,但是第一,我不会化妆;第二,我爱出汗,一化妆就花了;第三,懒,化妆得早起十分钟,我愿意多睡十分钟。”

惠若琪的婚礼定于本月底,惠若琪坦承正为此忙碌着,不过,她现在仍有一半的精力是用于公益事业,此外,还要继续读体育人文社会学的博士课程,未来,惠若琪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从事体育公益,退役对她而言,只是新生活的开始,毕竟,她才27岁,刚到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参加活动是为了宣传“惠若琪基金”

说起公布男友,惠若琪说,“很多球迷都关心我幸福不幸福、好不好,现在,好事将近,就跟大家告知一下,也是互相尊重。”

小时候没少挨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